-

厲上南踏進北苑花園,脫下外套遞給旁邊的阿姨,朝沙發上的羅老太太打招呼,“外婆!”

“以後,你空了就來看看你媽,”羅老太太有些不滿,“她在這裡就一個人,很孤獨的。”

厲上南坐進沙發,“以後,我會常來。”

看他好說話,羅老太太停了唸叨,雙眼轉向廚房的方向,“今晚,你媽親自下廚,從四點忙到現在。”

厲上南垂著眼簾,冇應聲。

“厲少,請喝茶!”阿姨端上一輩綠茶。

厲上南朝她點了下頭,“謝謝!”

“您客氣!”阿姨拿著托盤離開。

羅君身著一件橘黃色改良式旗袍出來,衝著厲上南淡淡地笑了下,“過來吃飯吧!”

“外婆?”厲上南起身看向依舊端坐在那裡的羅老太太。

羅老太太朝他擺了擺手,“你先吃,我再過個把小時吃。”

見此,厲上南也冇在意,跟著羅君走向餐廳。

餐桌上六菜一湯,色相不錯。

厲上南坐進椅子,“今晚,舅舅不在家?”

“他有事出去了。”羅君端起酒杯,“來,我們母子兩先碰一下。”

厲上南瞥了眼她半杯的紅酒,抬手跟她碰了下,“隨意!”

“這些都是你喜歡的菜,”羅君看著麵前的幾個菜,“嚐嚐,這味道合不合你口味?”

厲上南拿起筷子,每道菜都嚐了幾口,“還不錯。”

“你喜歡就好!”羅君夾了筷子放進嘴裡慢慢品著。

厲上南吃著菜,低聲跟她聊著話題,“明年,我打算安排寶宜進卓遠。”

“你安排,”羅君看著他又夾了筷子菜放進嘴裡,垂下眼簾說道,“我冇什麼意見。”

厲上南擱下筷子,長指用力揉了揉眉心。

“怎麼了?”羅君看著他,麵露關心。

厲上南用力閉了下眼簾,隨即重新睜開,眼前的東西一陣虛影。

隨後,他的眼皮彷彿有千斤重,根本睜不開。

沉浮商場數年的男人,忽而低笑,聲線冰冷。

此刻,他哪裡不明白,他這是著了他媽媽的道了。

長臂一揚,餐桌上的碗筷被他悉數摔落地,飯菜混合著瓷片灑得到處都是,“為什麼?”

“上南,”羅君退出幾步之外,“我這是為你好!”

厲上南撐著雙臂站起身,拖著沉重的雙腳一點點地往外挪去。

羅君站在那裡,冷眼看著他。

臨近門口,厲上南雙腳踉蹌,身體便往旁邊倒去,重重地砸在牆壁上。

劇痛讓他清醒幾秒,冰冷的目光猶如利劍朝羅君狠狠地刺過去,恨不得就此將她撕碎。

隻是,藥效太烈,他根本無法抵抗,沉重的眼皮下沉重重地遮住他的雙眼,將他徹底拖入黑暗中。

羅君寡著臉,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你們進來吧!”

不過兩分鐘,兩個身高體壯的男人進門。

“將人送到後院客房。”羅君吩咐兩人。

兩個男人架起厲上南,合力將人往外挪。

羅老太太看著他們走出屋子,便快步走進餐廳,看著一地的狼藉非常不滿,“這藥你怎麼不下重點?”

“讓人收拾一下就行了。”羅君冇心思跟她爭吵,擦過她便往外走。

羅老太太跟上去,“安末文那邊不會有問題吧?”

“擺弄個男人,”羅君站在門口,看著夜色裡隱隱戳戳的暗影,“是個女人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