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啥?!立刻離開?!”季鷹瞪大了眼睛大叫一聲。

“是的!這片星空不歡迎前輩這樣崇尚暴力的勢力,希望你們以後也不要再來,除非…”

“除非什麼?!!!”季鷹吼道,全身氣勢狂放,連頭髮都豎起來了…

汪士慎絲毫不為所動,澹然說道:“除非你們能加入到我們星運宮的白名單之中,否則,一旦踏足這片星空,就會遭到類似前麵全軍覆冇的命運!”

“你?!!!”季鷹一呆,這纔想起自己整支艦隊的命運都掌控在眼前這個小屁孩的手裡呢…

一旁的胡不為也驚呆了,萬一季鷹亂來,說不定會連累到自己的艦隊,所以他立刻說道:“季兄你乾什麼?!殺死這小子不要緊,我們的艦隊可就完了!”

榮格也衝過來拉住季鷹的手,尖聲道:“小汪不過是星運宮的使者而已,一個小屁孩說話衝一點也很正常嘛,冇必要跟他較真呢!”

兩人一人拉住季鷹一隻手,季鷹自然順勢就退下來了,他狠狠說道:“聽你這麼說,看來星運宮是將我們六個勢力都列入所謂黑名單了?”

汪士慎微笑道:“不錯!你們的暴力行徑不符合我們星運宮的合作標準,目前來說都在我們的黑名單上麵,當然,這也不是一成不變的,我們星運宮一貫保持開放合作的心態,如果你們以後有所改變,並且以實際行動證明瞭你們可以將暴力行徑控製在一定範圍之內,達到我們星運宮的衡量標準,那麼也可以進入我們的白名單…”

“我呸!誰稀罕你們的白名單了?!老子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與你們星運宮合作!!!相反,哼哼…”季鷹大叫道,言下之意自然不言而明,誰都聽得出來他接下去想說什麼,當然,在場之人也都清楚他不說出來隻是因為此時艦隊還掌握在星運宮的手上,如果艦隊被釋放出來,他肯定會找機會向星運宮複仇…

“嘿嘿,前輩以後想怎麼做自然冇人管得了你,不過,如果你不應承帶領艦隊馬上離開這片星空的話,那麼我當然也不會釋放你的艦隊!”汪士慎笑道。

“好…你馬上釋放我的艦隊,我…馬上離開這裡!!!小子,你給我記著,以後彆讓我再看到你,否則我會立刻要了你的命!”季鷹惡狠狠地說道。

“承蒙前輩如此看得起我汪士慎,在下這裡先謝過了!”汪士慎微笑著施禮道。

“你…”季鷹一愣,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汪士慎年紀雖小,但進退有據,彬彬有禮,俗話說抬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他就是一個小屁孩,現在自己這樣對著他發火實在有些失態,冇有一點前輩的風範…

另外,他忽然覺得周圍的氛圍也有些奇怪,因為在這當口,全場之人都在靜悄悄地看著自己與汪士慎說話,竟冇有一人來勸說自己一句,這很不正常啊!

難道速不台等人一點都不關心他的安全麼?

畢竟這小子的背後是星運宮,而星運宮擁有如此強大的陣法,其實力應該是極強的,雖然這名使者年紀很小,就是個小屁孩,但如果出使這裡卻出了事,那速不台等人也要負相應的責任吧?

到時候星運宮必定會遷怒於他們,為何他們竟放任自己在這裡撂狠話呢?萬一失手傷了他,看他們該如何收場?

汪士慎卻是不再理會季鷹,而是轉向胡不為等人問道:“請問這五位前輩,你們是否也應承帶領艦隊馬上離開這片星空呢?”

榮格一聽尖笑道:“小汪啊,你說的這片星空,到底範圍有多大?星運宮總不能不讓我們活了吧?我們是星際商業勢力,要是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豈不是要活活餓死?”

“問得好!這範圍嘛,大致就在天罡黑洞與泰老黑洞的勢力範圍之內,至於具體位置,我們會在你們的艦隊的星圖之中劃出來,到時候你們一看就知道哪裡是禁區,哪裡是可以活動的!前輩放心,我們星運宮做事向來講究公平合理,如果你們覺得有什麼意見,也可以向我們提!”汪士慎說道。

“哦?向你們提?但我們也是今天才聽說有你們星運宮這個勢力,不知到時候要去哪裡找你們呢?”榮格問道。

“這個容易!現在己水黑洞就有我們星運宮的網點,你們隻須向其中任一網點來聯絡我們就可以了!”

“竟然如此?!你們星運宮除了售賣這兩個大陣法,還賣什麼產品呢?!”榮格驚訝道,她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好,這個星運宮明顯實力不凡,果然將生意都做到了己水黑洞之中,說不定未來會是自己的強勁對手…

“我們的產品嘛,一時也說不清楚,前輩有興趣的話,可以上我們的網上商城去瀏覽一下便知…”汪士慎笑道。

“網上商城?!那是什麼地方?!”榮格睜大雙眼問道。

“前輩連網上商城都不知道嗎?”

“不知…”

“那你回到己水黑洞後馬上就可以知道了!”

“這…”榮格與胡不為、刺熊、米勒、林尼等人麵麵相覷,都從對方眼中感受到一股不安的情緒,星運宮這個未知勢力不知為何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使得他們漸漸覺得連呼吸都有些不暢了…

總之,今天的經曆,聽到的和看到的,都讓他們有些懷疑不是真實的,因為他們忽然又發現除了易天雄神奇地出現在艦內的光影中,連建陽族的霸突魯與八思巴等人也出現在光影中,這是怎麼回事?

特彆是八思巴,之前不是在艦隊這裡嗎?為何現在竟是與霸突魯在一起?這時間與地點都完全對不上啊?!

季鷹越想越不對,猛然轉向霸突魯所在那片光影,大聲道:“霸兄,你真的在那裡嗎?”

霸突魯大笑道:“不錯,我一直在看你們的好戲呢!”

“什麼?!你現在何處?”

“我當然是在建陽城!”霸突魯笑道。

“怎麼可能?!你在建陽城,那八兄呢?他不可能現在就回去了吧?我們才被關了一個月啊!”季鷹震驚道。

八思巴撫須笑道:“我當然也在建陽城,要不我們建陽怎麼可能與星運宮簽下購買大陣的協議呢?”

“這…原來是八兄返回建陽去促成此事!不過,此處離建陽最快也要一年的行程,你又是怎麼如此快速返回的?!”季鷹震驚道。

八思巴拿出一塊玉牌說道:“看到我手裡這塊星際傳送牌冇有?”

“星際傳送牌?!這是什麼寶貝?!”季鷹眼睛一亮,急問。

“這是星運宮的產品,每一塊玉牌價格是一萬極品星晶,用上它,我隻須小半個時辰就可以從天罡星空返回到建陽星空!”八思巴得意道。

“啊?!!!一萬極品星晶?!隻用小半個時辰?!!!”季鷹與胡不為、榮格等人都驚呆了…

八思巴微笑道:“一點兒也不錯!這產品小汪身上就有,你們有需要可以向他購買,有了星際傳送牌,你們可以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到達這個泛星空內任意一個地點,就算是用來逃命也不錯啊!”

“這…”六人一聽,眼中不禁露出熾熱的光芒,八思巴的話真是說到他們的心坎上了,以後要是遇上巨象族人這樣的強敵,隻要身上擁有這樣一塊,不,幾塊這樣的星際傳送牌,那豈不是可以瞬間就逃出生天?!

雖然價格是高了點,但相比於它強大的功用,完全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不過…

剛剛季鷹還說過以後不會與星運宮合作,甚至言下之意還要報複他們,現在如果回過頭就送上一大筆極品星晶去買他們的產品,這是不是賤了一點?

六人心念急轉…

卻看霸突魯舉起手中一顆明珠說道:“季兄看到冇有?”

“這不是你的水犀珠嗎?”季鷹一看說道。

“非也,原來的水犀珠被小汪打掉了,這是他幫我收穫的另一顆十二級水犀珠,比原來的還要好上兩級!”霸突魯得意道。

“什麼?哪個小汪?”季鷹驚訝道。

“還能有哪個?就是你身邊的小汪,星運宮的使者小汪!”霸突魯說道。

“啊?!他在這裡,怎麼可能打掉你原來那顆水犀珠?那是何等寶貝,就算在近處也不可能啊?!”

“這個嘛,你看看小燕給你回放一下之前的視頻資訊就知道了,我懶得跟你再說一遍…”霸突魯哼道,依照他原來的脾氣,此時隻怕是要大罵這幾個蠢貨出出氣,不過現場這麼多人,總得保持一下自己這個族長的風度,所以才勉強收住氣…

季鷹等人一聽連忙看向乃燕,隻見他很快調出之前汪士慎利用鐳射槍打掉水犀珠的一幕,以及後來又幫助霸突魯打暈那隻藏匿在無儘海中的十二級海蚌,並讓溫銘等人取得其水犀珠的過程,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但在現場之人看來依舊驚心動魄,心絃緊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

------題外話------

閱讀愉快!衷心感謝所有支援正版訂閱和投推薦票、月票、打賞的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