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做事是需要有代價的,殺死七裡宗狄端雲首席弟子薑胤也是,楊晟自知道當薑胤在自己手裡的時候,那纔是他最接近死亡的一刻,一旦把他交出去,那麼萬事俱休,七裡宗要儲存體麵,大梁王朝要和七裡宗緩衝,都會讓薑胤活下來。而他手斫薑胤,賭的不是蜀山的強援能夠趕到,雙方開戰,殺得日月無光殺出一片天地。

而是賭蜀山赤鬆峰主若是親至,那麼今天這件事,就鬨不大。

不存在和蜀山直接開戰的可能,現場有大竹寺高人懷海禪師作公正,又有十大宗門在大梁的主事人從旁圍觀,這件事七裡宗已經失了先機,道理並不占在他們,薑胤本身就是個萬死之罪,隻是梁皇出於七裡宗的權衡考量,留了一線,是給七裡宗留了麵子,道理上本說不過去,隻是太浩盟不願意撕裂,其他各方也沉默不捅破這層白紙,梁皇想給七裡宗留麵子,誰會不開眼的表示反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也就是了,哪怕這件事確實冇有那麼光彩。

但偏偏楊晟撕破了這層白紙,讓矛盾頓時對立,如果蜀山真正話事的師長不至,他們死了也就死了。但如果蜀山真正說的上話的人到來,那麼大梁絕不願意就這件事上,直接和蜀山開戰,當場就血流成河。因為不占道理,若是眾目睽睽之下,梁皇若是要維護自己一個不甚公正的判決而滅一宗門,特彆還是蜀山這樣名氣甚大的宗門,雖然隻是支脈,那後果對大梁王朝也是影響深遠,甚至不可承受的。

說白了,吞噬和蠶食可以私下進行,甚至因為這件事加速破滅都可能,早就有共識是七裡宗和蜀山瓦屋脈可能必有一戰,楊晟除去薑胤,甚至還算是削弱對方一點力量。但這種“必有一戰”的公開,絕不會是現在這種場麵,當著眾目睽睽。

這不符合大梁的利益,當事情已經發生,那麼現在各方要做的不是“增量”,而是想辦法“減損”,一旦蜀山話事人親至,一旦這件事可能引發一場大戰乃至傳揚出去的大事件,減損纔會符合各方利益。大梁王朝絕不願意擔上“要為化身妖魔的七裡宗弟子被蜀山斫首而滅蜀山瓦屋脈一門!”的代價。

梁皇若冇有失心瘋,他就知道此時順水推舟站在大義一邊,纔是挽回丟失顏麵的最好選擇。

因此楊晟看到胖道人出現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賭對了,雖不是赤鬆峰主趕來,但自己這位名義上大師叔,實質上的師父也是大差不差的。所以才讓楊晟從一開始繃緊,咬住牙關和身邊人死撐的情形,至此終於可以有所緩解,心頭一股難明的情緒湧上,鼻頭一酸的那聲“師父”,也是發自內心。

他雖是自另一個世界而來,但也飽嘗人世冷暖,有著身邊親近的人也因為你拖累家境的病痛而放棄你的經曆。但自來到這個世界之後,胖道人真的就如他的師長,教他傳承,讓他立足,雖然諸多不靠譜,但他也在這樣的不靠譜中,一直教導著他,授予他技藝,讓他慢慢的成長變強。

看到眼前這個矮胖的身影,楊晟原來明白,這個背影,早讓他產生了信賴。

胖道人的出現暫且讓人安了心,楊晟趕忙去看楚桃葉,方纔楚桃葉激發潛能催動七情劍威能,通身彷彿變了一個人,視他們如無物,他擔心楚桃葉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這種威力定然是需要犧牲自身來換取,莫要施展這種威能是要讓人失去記憶,因為方纔楚桃葉看他們的樣子,明顯好像相見不識。

楚桃葉身上環繞的光華漸漸消逝,她雙目仍然濛然,看到楊晟,玄睿,修遠青荷四人將她望著,楊晟問道,“你冇事吧?”

楚桃葉雙目恢複清明,搖頭,“冇事!”

四人才鬆了一口氣,這好像才仍然是他們認識的楚桃葉。

胖道人突如其來的出現,讓在場的眾強者神念波瀾激盪,包括了懷海禪師第一時間的梵唱,都是一種應激行為,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神念覆蓋四麵八方,耳目靈感變得極其敏銳,能察知周遭一應動向,可以說一切都儘在掌握。這一點越是境界高深,越有著絕對的掌控力,敵人修為如何,在哪個方位,特彆是同樣境界高深的修行者,對彼此之間神念氣息的感知,就越是清晰,高境修行者彼此之間,事實上就像是夜空的燭火,哪怕隔著很遠,也能看到感知到對方。蓋因修行者會影響天地靈炁的流轉走向,一位大修行者,入世所處立足之地,亦會引發規則的變動。哪怕冇有親眼目睹,同樣的大修行者憑藉那些天地之間細枝末節的改變,就能感知到對方的存在。

而低級的修行者則不然,大修行者可以出現在低級修行者近處,而讓對方渾然不絕,甚至可以說是直接跌落大修行者營造的“陷阱”之中,但這些發生在修為超過自己不知多少的修行者之間。

所以要知道眼前這些大梁的高境煉炁士們突然發現一個人無聲無息出現在他們麵前,這種駭然程度,會對他們神念產生怎樣的衝擊和震驚?

若不是每個人都保持著強力的理智,現在恐怕驟然出手或者立即遁逃都有可能。

每個人看著胖道人,那眼中分明是充滿著難以置信和忌憚。對方這麼毫無征兆出現,難不成是境界已經超過他們不知多少?但眾人旋即覺得太過不可思議,而否定了這一點,要讓在場的五境煉炁士都無所察覺,對方哪怕是七境修為,隻怕都不可能。就算達到了諸相境,此間這麼多高境修士,絕不可能全部都無一點感知,高境修行者想要隱藏自己氣息存在的手段,也本身是可能引起覺察的。但眼下反饋在眾人麵前的每一個表情,都同時是不知道此人如何到來,如何存在的。

且觀對方此時氣息,和他們差不離其,甚至論氣息澎湃程度,還不及他們中的幾位拔尖者。那定然是這蜀山師長級的來人用的是某種空間法則的手段!

七裡宗,太浩盟的眾高位煉炁士,在得出這個結論後,同時感受到了一陣呼吸的發緊。蜀山宗果然有很多玄妙傳承,這本身就是他們所想要探知得到的!

……

胖道人憑空出現,現場頓時陷入一種凝重的氣氛之中。今日整個大梁的風暴中心,就在此處。

胖道人衝楊晟幾人點了點頭,回過頭去,看著眼前的各方人馬,臉頰肉堆起褶皺,露出一個笑容,“今日之事,到此為止如何?”

今日之事。

到此為止。

落地有聲,一乾人等,則是心思各異。

大竹寺懷海禪師停了梵唱,默不作聲。

像是懷海禪師這樣沉默的亦有不少人,聚賢殿的三公主和跟隨公主的大客卿,白麓書院的柳成學官,白麓書院有縮地成寸的修行手段,但柳成學官保證,即便是書院洞主劉士寅施展這種法門,也絕不可能如方纔這個胖道人這般憑空出冇,而且他作為書院實力排名前三的學官,仍然能感受到縮地成寸這種神通的施展,決計不會如此無聲無息。他僅僅是出於對眼前這位底細不明胖子的忌憚,不發一語。

這可能是忌憚,亦可能是對於一個可能的大能級人物,保持沉默是最佳的策略。

最應該因為薑胤之死盛怒的李廷風反倒冷靜下來,亦是同樣看不懂麵前這個胖子。七裡宗帶隊長老孫昭目光冷峻,雖然七裡宗眾長老此時情緒較大,但他們知道現在的位置,他們不好發聲,今日事由薑胤所起,是他們七裡宗有過,此時雖然那楊晟不亞於在他們七裡宗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但也要受著,他們如果要發聲,那就會決定局勢的走向,所以要再行觀察。

也有人心生大怒,那是天極門,羅駝宗五宗的長老,普遍流露出怒火。

你蜀山宗今日闖下大禍,傷了十大宗最強盛的天極門主事長老趙啟凡,不知道惹到了怎樣的存在,你說到此為止就到此為止!?你算老幾?

一名牧羊殿長老在迅速推衍,牧羊殿以推衍聞名於世,將就推算世間萬物,擬定機變策略,那長老此時推衍,便是在稱稱胖道人幾斤幾兩,今日能不能戰。

胖子往他方位瞪了一眼,那名牧羊殿推衍長老噗噴出一口血往後跌退,被身後門人扶住。

眾人微微眯眼,不明白是那名推衍長老無法推算胖道人而遭到反噬,還是胖道人在瞪向對方那一眼的時候,暗含了手段。

羅駝宗大梁主事長老賈夏嗬斥,“蜀山宗,爾等今日連番犯禁,現實違逆陛下諭令,斬殺薑胤,而後又公然以下犯上和趙舵主交手!使其負傷。你蜀山師長即到,還不快交出身後犯令弟子押下,之後再行問罪你蜀山宗隱秀峰一脈!……”

對方這番嗬斥尚未落定,胖子轉頭看向對方,聲音彷彿如春雷乍落,“瓜娃子,給老子閉嘴。”

嗡得一聲,這道聲響從虛靜祠此地宮觀綻放,而後滾動天空雷雲,朝著整個大梁王都擴散出去。

梁都此時千萬瓦屋,浮世樓宇,每個人都清晰的聽到這一聲從頭頂上空滾滾而過,向著整座都城擴散。

那賈夏長老聲音頓時一結,隻覺胸口彷彿有一道簾子封閉,竟然一時再說不出話來。而且這道聲音衝他而來,向外波及,受此一激,他臉色青白一片,像是憋成了豬肝,同時心生駭然,他是頌言師,從那胖子口中吐出的春雷,居然有讓他瞬間禁言的能力!?

在場眾人,無一不是臉露震驚之色,懷海禪師發現自己現在若是想以梵音抵禦,喉嚨裡也發不出一個字來。

那座皇宮王城之中,高大寢宮之中的梁皇聽到了從北方滾滾而來的這個聲音,他張口,才發現身邊的內常侍亦同樣驚慌失措的朝他看來。

梁皇胸口如擂鼓,他看向北方,心下大怒,心想老子又不是瓜娃子,你這罵誰?而且現在連帶老子都口不能言了,即便想發下諭令,內侍又如何聽得到他的聲音?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