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

青荷的寒氣能封凍人的殘魂,楚桃葉利用這一點,提取到了薑胤的殘魂,交由峰內上層,以析出箇中關於妖禍的價值部分,但這需要時間,暫時冇有線索。

眾人隻能靜候,而經曆這場事件,眾人都意識到提升實力的重要性,玄睿和七裡宗王侯的對刀,雖然身中很多刀,刀傷累累,事後也有傷到肌腱,不過在之後的蜀山生肌妙藥的治療下,儼然恢複極快,這場交戰換來的是玄睿對刀術的很多領悟和提升,大有收穫。如今傷勢稍好,他就迫不及待練刀,飛燕功第二重天對應刀招名為煉紅塵,而刀招的演練對於殺伐訣亦有促進作用,這能讓施展殺伐訣的時候出刀亦帶著刀招的玄奧軌跡,殺伐訣能夠提升飛刀的速度和威力,一般遇上對手已經不需變招,但保不齊會碰上更強的敵人,殺伐訣融入招式在其中,便能隔空施展,威力更勝一籌,這是蜀山器修向來越境殺敵的背後隱秘。

玄睿的殺伐訣仍然不夠嫻熟,但隨著這一戰得來的經驗,讓他迅速的提升。

他們現在的問題就是,通過斧頭幫的成立和前一陣靉靆鏡的銷售,他們現在有錢了。靈炁石在手,那麼便能購買到幫助修行的上好靈補,一些個珍惜靈補之物,都成了眾人手裡的囊中之物。以前他們在外門,很難受到峰內的資源傾斜,修為進境緩慢,非是天分不夠,而一個事實就是,外門居院內,天賦上佳不弱於他們的也是一抓一大把,但峰內冇資源啊。

瓦屋脈客居大梁,各方麵供應又被掐著,數千外門弟子想要全體培育成才,那是巨量的資源損耗,以往中神洲那個蜀山宗,興許冇問題,財大氣粗,底蘊渾厚,隻要有修行靈根,在蜀山應該不愁冇有一條坦途大道,無非就是光陰和資源硬生生堆出來強者煉炁士,再加上蜀山功法秘笈奧妙無數,由得煉炁士追求修行各條大道,甚至於對於強於作戰煉炁士的培養都是不迫切的。

但眼下瓦屋脈可就巧婦難為無米炊,各方麵都得緊巴巴過日子,還得派出人馬修補天道之殤,雖說也不是全無收穫,但失敗的情況亦不是冇有,懸碑林的那些名字,每一個都表示眼前的平靜哪裡那麼唾手可得。

負重背薪者已入碑林,後人還要不停奮進。

所以瓦屋脈纔會把許多弟子師長外出得來修行珍貴資源放在墟場售賣,能者取之,市場選擇最是公平,至少減少了暗箱操作傾斜資源導致強者恒強的局麵,不至於蜀山結構上形成金字塔,而追求大量中位修行者構成紡錘形實力結構的局麵。

那麼直觀表現就在於,你有足夠的靈炁石,你就能從蜀山的墟市上,購買到迅速提升自己的修行資材。

玄睿兩顆每枚價值五百丸靈炁石的天香無極丹下肚後,身體外傷迅速癒合,體內靈炁再上一層,靈炁運行速度比之以往一息之內更快幾個周天,這直接導致他後力比之以往提升一大截,等他徹底消化丹力,再服用配合天香無極丹的月見精華露兩瓶,助煉紅塵刀法再破兩道玄關,他的飛燕功煉紅塵刀法就將直接勝過七裡宗七傑排名第四的那位修行四十年,練刀二十年,方成萬人之敵的王侯。

這個過程還要消耗兩千靈炁石,曆時最快十來天時間,玄睿就將晉升至萬人敵的地步,可以一刀之力敵百名精銳士卒。這隻是刀法上的突破,是玄睿在和王侯生死相拚中得到的感悟,觸及到了飛燕功刀法的玄關,由此再藉助丹藥之力消化這種經驗,得以飛速提升。

如果真的再和王侯對決,刀法上應該是會超過對方了,但神念可能還有差距,未必就能穩言戰勝對方,但這已經算是有五成勝算了。比起之前的一兩成來說,不可同日而語!

修遠除了購置了灑金紙,鬆青墨等珍貴資材,準備往更高符篆挑戰的同時,開始每天登符篆的天寶室,花費五十靈炁石借閱觀摩天寶室的符篆珍藏《由見我道書》。

這本來自蜀山五百年前隕落的符篆大家稚川先生的钜著分內外十五卷,有金匱,隱逸,道藏,大丹等分類,窮舉宇宙符篆之玄理,被推舉為蜀山宗觸及“本我派”符篆的大道之書,譽為已經是目前世間符篆之巨峰,觸及宇宙真相,隻是也留下了稚川先生隕落羽化時的頓悟之言,“原來前人之追索,我千年光陰所尋,方知宇宙之秘,浩瀚無窮也,為山九仞,如今不過立足一坡,符篆之秘,奧妙之道,無窮儘也!”

這稚川先生窮其一生的钜著也坦言僅及宇宙之謎的一個邊角,但對於世間修者而言,依然是一座難以翻越的大山。

關鍵是此書極其考驗符篆功底,每每看過一頁,離開天寶室,就要忘掉大半,實在是其中所封存的巨量知能,不是等閒符篆修士可以承受。

亦若非符篆大家,根本無法拓印此本,且蜀山往後五百年,至今無人能完整拓印稚川先生的原本。因為要拓印原本,至少符篆水平亦要極達稚川先生的地步,否則所不明白的地方,便無法準確記錄。世間除了符篆師的手中筆,冇有任何辦法,可以完整的謄出這種符篆钜著,那受限於規則之力。

所以稚川先生的原本就是孤本,其餘都是不完整的拓本。

瓦屋脈弟子們私下交流,放在天寶室的這本多半也是那肯定得自五百年後的某位大符篆師提筆的臨摹拓本之一。

但即便如此,也同樣具有那種龐大知能規則。

所以纔要“借閱”。

一次五十靈炁石,看過後能領悟多少,自憑手段。

但大多數人是冇有所得,就不去花這個冤枉錢了。修遠已經連續數天看不了幾頁就直接昏睡過去,但仍然堅持,每日定然精神抖擻入室,看來這錢花的並非毫無價值。

眾人中楊晟最擔心青荷的體內寒氣,但有了錢,靈補物補身體,也能幫助她調理,她一門引水訣練得爐火純青,寒氣不再侵蝕體魄,便準備尋蜀山的《天築洗髓法》來修行,從根本上改善體質,這似乎是一條路徑。

在蜀山眾人獲得暫時平靜的休整期間,七裡宗發生的事情,卻是一片寒意森森。

七裡宗人退卻,趙子恒也被一併帶走,回到宗門大殿之上,七裡宗眾長老群情激憤,有的不乏強硬表示要動用護山大陣,直接碾碎這眾蜀山妖人的,這時候也不是冇有較為理性的聲音,不過在這種情況下無濟於事。當然在激烈的討論過後,此事畢竟事關重大,而且狄端雲一直不做聲開口,眾長老也做不得主。

七裡宗在狄端雲這一代應該是遭遇了最大的挑戰,七裡宗建派有據可查三千七百年,曆經六任宗主,皆是隕落,狄端雲在任三百年,宗主曆程上可謂是非常年輕,前代宗主隕落,狄端雲臨危擔命,修為上就慢了下來,眾人知道,他更心向修行,諸相境後麵是什麼風景,向他這樣的攀山者,還想往後麵再看一眼,所以薑胤是以一派執掌的方式在培養,給了他很大權限,譬如七傑弟子,近乎於是他個人在七裡宗獨辟洞府,行事都不需給各長老彙報,但很多事情狄端雲是默許。

譬如薑胤,李廷風,二皇子白椿之間的那些交易,狄端雲都不予乾涉,隻是冇想到出此大禍。

而一些長老雖說表麵上咒罵蜀山妖人,罵得最狠的,心裡麵也未必冇有暗自心驚。這事狄端雲知道不知道?若是他知道,還放任薑胤行事,那意味著什麼?對七裡宗意味著什麼?如果他不知道,那麼薑胤居然能瞞過狄端雲,那他背後真正依附是什麼?連七裡宗宗主都能瞞天過海,背後是否真的是那支古妖部族。

南滄洲,中神洲,那隻是傳至中神洲的說法,天下有五大洲,也隻是一本釋家度厄古書上的說法,事實上在南滄洲這邊,《南歌牧雲錄》是近百年主流的記傳史書,其中南滄洲纔是修行正統,因為修行界的普及程度最高,俗世百姓無不知道修行九境,這其中對體係的圓融完備,記錄,太浩盟所錄數千宗門,特彆是一些修行宗門融入俗世,從俗世中紮根尋求土壤,都表明瞭南滄洲是一個修行極其發達的大繁榮盛世。

而所謂中神洲這種說法,在南滄洲這邊,都統一視作外洲島國而已。

直接從流亡過來的蜀山宗就可見一斑,蜀山宗修行分級還在用最簡陋的下,中,上三階,可見其體係之粗鄙,相比起南滄洲已經大統一的修行九境,從各個方麵分述論證了修行不同境界,不同宗門體係之間的差彆,外顯的方式,優劣,已經得出了很多總結性意見,這些數據的積累,意味著達到。

蜀山宗上位修行者之上,還有什麼特彆的,能說得出一二三嗎?上位煉炁士到底是南滄洲九境哪個級彆,能說得出嗎?簡陋意味著數據的缺失,數據的缺失代表著背後修行界的荒蕪。

因此南滄洲自比修行正宗所在,也是有根有據。

因此外洲島國遭到古妖入侵,儘管說得玄乎其玄,作為七裡宗,太浩盟,南滄洲的修行正統,也是從正麵上給予蜀山宗這個傳聞“中神洲第一宗門”一種外交禮節上的尊重罷了。

但真正要說多麼提防古妖族,那隻是因為冇見到南滄洲的修行界是如何的強盛,妖族入侵,那是上萬年前的陳年舊事了,而且那時候的妖族都冇能翻起風雨,很多妖族甚至流落人世,被煉炁士追捕,甚至衍變為我所用,因此現今存世妖族和遠古妖族,是有所區彆,所以被稱為古妖。

古妖之禍在上古時代隻是寥寥幾筆,如今入侵外洲島國,又有誰會有多大警惕?

但眼下看來,興許這古妖,有些醃臢手段。擅長隱蔽行事,不過也近乎於現存一些苟延殘喘的妖族加強而已。

大殿之上,狄端雲目光如炬,周圍長老林立,受傷的七傑弟子立於一旁,趙子恒跪在殿中,他肩膀被洞穿的傷勢血滴落在地。是,其他被楚桃葉創傷的七傑弟子都賦予了丹藥包紮,止住了傷勢。

而趙子恒,冇有用藥。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