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地底石船大熔爐,楊晟心頭一個念頭是:“我日!還要錢!”

青荷第一反應是,“走了走了!肯定是假的!”

玄睿:“有冇有搞錯?手續費這麼貴!雁過拔毛啊!”

修遠:“你怎麼不去搶!?”

張劍偉微呆的看著眼前四個傢夥,心想這四個貨怎麼回事,剛剛還畢恭畢敬,眼下已經把他這個師叔當敵對分子了。

他道,“行情,門內行情不明白?”

“門中哪個器修不知道找我這就是個起步價,器修器修,要不你以為?蜀山器修震驚修行界,殺古妖族中尊者大將最多,背後冇有豐沛的資源和靈材做底,裝備不好,光靠戰意能打?開爐鍛物,這些都是上乘手藝!”

聽他在那邊一通話,眾人又走轉回來。

楊晟笑起,“能不能打個折?”

靈炁玉塊他們還冇捂熱和,這就要交出去,實在是讓人心肝兒顫。錢是英雄膽,冇錢膽還在,就是可能不那麼豪邁英氣了。

“不二價!不賒賬,冇有打折的說法。”

靠……這老頭……

幾個人心有不甘,最後還是青荷可憐巴巴的從兜裡把兩枚玉塊給取出來,楊晟接了一塊過去,下一塊他拿著上半塊,她捏著下半塊。玄睿和修遠湊手一人摸了一把。

張師叔小老頭兒是看得目瞪口呆,打心眼底裡竟然有股想給他們打折的衝動,可他是那麼不講原則的人嗎,顯然不是,所以還是收足了幾人兩籙實打實的靈炁墨玉。

楊晟把那兩籙墨玉放張劍偉手裡,發出磕嗤清脆悅耳的聲音,讓人心頭一痛。他手一抄,籠進了袖子裡,露出讓人想揍的滿足一笑,轉過身來,道,“那就熔了這把劍。”

然後就那麼將劍丟進了熔爐裡。

一乾四人麵麵相覷。

正待開口,“你還錢……”

特麼要知道直接丟進去這麼簡單,誰要你來!?

結果張劍偉單手伸出五指展開虛空一抓,石頭樓船之下的岩漿海,頓時形成巨浪漩渦,熾熱的光芒從下方爆出。

幾個人幾乎都要屏息閉眼了,即便此處有符篆保護,但仍然能感受到那股熾熱的熱浪,正雄渾的往上翻湧,石樓船的根腳部分,一些黑色的焦石,竟然變成了結晶狀物,如同劍山一般。

眾人看到下方的滾燙岩漿處,無數的黑色氣息化成人形麵孔,掙紮著,淒慘的喊叫著,尖銳的氣息充塞耳畔,讓人心生駭然。

但在最明亮的熔鍊處,又有一股不同於熾熱的氣息,也不如那些冤魂厲鬼陰厲之物遭遇純陽的淒慘,而是暖暖融融,且那柄魔劍七嗜,雖然開始融化,但卻隨著那股氣息,形成了一種彎月一樣的形態。

值得值得,這一手,兩籙錢不冤枉。

張劍偉“咦!”得一聲。

眾人趕忙湊過來,“怎麼了?”

這個服務價值兩籙錢,大家心疼極了,當然不能中途出差錯。

“它在請求溝通。”張劍偉說,又奇道,“一件攝魂器,一道魂魄,客居主場,居然能反客為主,了不起!”

眾人知道作為作為蜀山鍊師,自封“器奴”的張劍偉,對於器物之間的溝通可以說到了天人交感的地步。想要溝通,那必然是無法和他們溝通,便隻能由張劍偉領悟其意。

“是馬千戶!”青荷雀躍道,“馬千戶好厲害!”

“難不成馬亦農的靈魂還在?”玄睿道。

修遠先給出了答案,“並不是……神魂雖然還帶著一些殘存的意念,但卻和生前是不同的了。就好比一間房屋,被大水沖毀後骨架的區彆,是不會有完整意識的,隻會保留生前的部分意向。”

楊晟看著那方熔鍊。張劍偉似在進行器物交感,喃喃道,“九秋萬裡雲霞路,千峰頂上尋山人。乾坤入肝膽,青雲礪斧心……好一顆至陽至純,至情至義的斧心!它認識你們,並不想就此熔逝,希望留存下來,傳予你們之手。”

“什麼意思……”幾個人愣住。

張劍偉探手,隔空維持著岩漿中的熔鍊,微微蹙眉,儘力分辨,“它還有執念……我觀你天賦異稟,是練武的上好材料,我這手縱橫江湖的斧法,就傳授給你了……”

幾個人都哭笑不得。

張劍偉續道,“似乎這顆斧心希望留存下來,並不被毀去。不過也好,凶厲的怨靈我已經煉化掉了,這把劍金相居然還行,金相你們該知道,器修武器,都有金相之彆,青綱為基,往上又有麟白,珠光,神玉之彆,各級分上中下三品。

這把劍金相上麵,最初是青綱中品,我熔鍊掉了雜質,少了些器肉,不過也因此品質更好了,算是附贈送你們了,這是你們運道,經我淬鍊,可以提升一級,已經達到青綱上品!正好裝下這顆斧心!”

說著以岩漿為熔爐的金水之中,那道溫醇氣息破開滾燙的熱浪,掠向天空,滴溜溜旋轉著,朝著張劍偉飛來,張劍偉隨手摘掉旁邊一把斧頭的木柄,穿入飛至麵前斧頭的斧柄樁孔之中。

渾然一體。

一把通身有鱗紋的彎月刃斧就這麼展示在他們麵前,帶著股雄渾的氣勢。

張劍偉握著斧頭,看向四人,“你們誰來掌有這把斧子。”

四個人麵麵相覷,修遠道,“我是修符篆的,不當器修,對我意義不大,你們拿。”

玄睿道,“你們是知道我的,我馬上也會入內門師長那裡,我可冇有想過要成為一名器修。”

都不去看青荷,青荷道,“我總不可能隨時背把斧子在身上吧!……我是妹陀啊!”

然後三個人這下不約而同了,都看向楊晟。

隻有某人每天都在重複,他希望成為一名器修!

楊晟看著周圍三個瘋狂甩鍋的小夥伴,覺得自己連辯護的機會都冇有啊。

張劍偉把手上斧子塞到了楊晟手裡。

楊晟低頭看手上的偏刃手斧,心想自己夢想中的器修難道不是劍嗎……

為什麼到頭來手上是把斧頭!?

還是有馬千戶一顆斧心的斧頭。

這麼大一把,彆腰上?

背身後?

我夢想中的青衫仗劍,瀟灑如仙的形象呢!?

畫風偏移,人設不在了啊。

楊晟有種欲哭無淚的百感交集。

搬山功。千戶斧。

這特麼和“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斧下過,留下買路財”的形象未免太搭了一點吧,不要說劍仙了,這是什麼工種?

握住那把斧子,楊晟居然似乎能感應到張劍偉所說的“一顆斧心”。

努力去分辨,好像能感受到那種流動的語言。

——“格老子的,大斧已經饑渴難耐了!”

乾脆還是將這斧頭丟下去熔了好了。

“禦器法訣我這裡有,但不教你了,誰是你的師長,你回去自去請教。”

張劍偉道,“今日見識了一顆斧心成器,舒坦,舒坦!小弟子,你手上這把青綱上品的斧子,禦器殺伐,遇上等閒靈兵利器,根本所向披靡,而我蜀山器修之所以厲害,那就是等閒修行者,一旦被器修鎖定器物殺來,中招基本絕無倖免,若非是大修行者,其身軀根本扛不住中位器修命中一擊。除非祭煉起我蜀山器修相同金相等級的披掛,方能防住同等級的金相殺戮!嘿嘿,器修之妙,之強,之殺力無敵,以後你就知道了!

拿著走吧,你手上之物,大大值你給我這兩籙錢了。”

“噢,對了,我還忘記說了。”似乎想起這四個傢夥特彆愛錢,不忘補充一句。

“器修禦器殺伐的玄妙,核心在於器物之靈,而器物靈魄每次出手,都會有所損耗,如何彌補?那就要錢了!

在未打通靈魄通路之前,每次器修出手,都需要消耗靈炁石。自個兒好好掂量吧。器修都是吞金耗錢才能練出來的!來不得半點虛假!”

一乾人等直接石化。

這特麼施展一次還要給錢的,動他們家本啊!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