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電光在黑壓壓的天空雲幕中盤桓。

黑色的迷霧籠罩海岸。

如果此處大梁地界海岸漁村世代出海打漁的老漁家見到此幕,肯定會罵一聲這妖天氣是多少年不曾見過了,但現在此間已經冇有活人能夠咒罵得出來。

空氣中漂浮著的也不再是魚腥氣,而是濃烈的,血腥的味道。

以往安寧的漁村,此時到處都可見殘破,鮮血的氣息,最後的呼救消失在了天空亮起第二道劇烈閃電的不久之前,此後天空電龍繼續肆虐,漁村卻是一片寂滅。

漁村那道“萬古安瀾”的牌坊上麵,有一道橫灑的猩紅液體,最上處,有半截人的軀體,一種背部生脊,麵容猙獰的四足生物,正在上麵拖曳著屍首啃噬,沿山坡而建的漁村村屋區域,不時有嚼碎骨肉和索索簌簌的聲音響起,這種生物正在其中肆虐。

海岸那頭的黑霧,有一艘似隱似現的畫舫大船,出現在已經是人間地獄的漁村海岸顯得極其突兀。

因為海岸線的漁舟,無一完好。

不是逃走的船正在航路上緩緩沉冇,就是已經破損折斷,漁村岸邊以往停泊的上百桅杆小船,如今已經是一片廢墟墳墓。

隻有那艘船,詭異的漂浮著。

而無數的四腳爬行脊獸,還在從海岸上岸,到處都是嚓嚓嚓詭異的進食聲。

部分脊獸吃完了食物,開始向山頭轉移覓食,他們應該是最初出現在漁村的頭一批,身上有被兵刃捅刺劈砍的傷口,還插有箭矢,可能是先前漁村守衛拚死所為。

隻可惜對於這些無論力量還是防禦都不亞於虎蟲的脊獸而言,這些傷害根本構不成威脅。

一頭脊獸似乎嗅到了人的氣息,向山嶺爬行,白色的額睛捕捉到一個人跡,那是一個女子,白衣勝雪,蒞臨月間。直覺上,這是非常好吃的食物,肉嫩細滑,帶著甜香。

它後腿匍匐,身子每一處肌腱都繃到極致,高速衝刺,突然寒光一閃,奔行中,它的頭部和肢體分離,露出斷處白森森的脊椎和鮮紅的肉膜,那顆心臟擠壓出的鮮血噴濺。臨死前的那聲淒厲嚎叫,瞬間驚動了整個漁村。

飛劍回到楚桃葉手裡,她眉頭微蹙。身畔樹冠,出現了很多蜀山弟子,都踏葉而立。

她身邊的一名女弟子看著前方已經淪為人間地獄的漁村,無比懊惱道,“我們此前放置在海岸的符篆預警,但趕到還是來遲一步!”

孟笑涵斬殺了兩頭異獸的劍收回,道,“是使徒!這是曾經在中神洲和我們對戰過的古妖族一種煉化出現過的異獸!以人體為皿,孵化出來的怪物!極其歹毒凶邪!”

蜀山弟子手中的殺伐刃物紛紛帶著破空之聲射出。那些發現了這處人煙的不少使徒飛撲過來,卻往往在百丈外就被直接斬殺。

眾多使徒軀乾身肢被整個斬斷,露出肌腱,嘩啦流下的內腑和骨茬,鮮血激濺,形成一片慘烈的畫麵。

一瞬間,漁村之中,蜀山器修的劍光四起,使徒的咆哮,嘶鳴,瞬間打破了此間的死寂。

戰鬥在各處進行,通過海岸符篆預警,提示妖邪入侵,蜀山宗這些菁英弟子第一時間趕到了他們一直嚴加防範的東南海岸,便發現了眼前這幕妖邪入侵的情形。

大家靈覺敏銳,此時更感覺到漁村方向有無數黑氣,正從上空浮起,形成彙流之處向著海岸邊的那方畫舫而去。

“那艘船有古怪!”

“應該是船上有主持者,正在吸食吞噬此間生靈生氣!妖物!不可讓它進補裨益自身!”有蜀山弟子殺到了近前,看到了地上的漁村人屍身,殘破不堪的,被滅殺堆疊的,正有黑氣於上纏繞,然後從天空向畫舫聚集。

楚桃葉抬手之間隨身“七情”飛劍掠出,向她撲來的四頭異獸,瞬間在半空爆開,變成了千百段。

她穿透血霧,裙裾飛舞,無一滴腥臭鮮血沾染到她的身軀,片刻間已經來到海岸,這個時候亦有多名弟子殺透了核心,趙樹,孟笑涵,嚴高,王嫣等門中菁英弟子,如她一樣摧枯拉朽,殺臨海岸。

頭頂上空有弟子掠到,高喝,“斬殺妖物!”

數道劍光驟然宏明,化作幾道拖曳著明亮光道的劍跡,轟向那座畫舫大船。

那大船之上,隱隱站著一些個男男女女。

打扮不一,有的衣著極致華美,有的如同山野村夫,有高有矮,有胖有瘦,彷彿人間的個體差異,身份尊卑有彆,都在此處彙集。

而極其醒目的,是他們無一不麵有刺紋,裸露在外的皮膚亦是有不同顏色和紋路,有的譬如呈隱藍色,有的如死人般灰黑,有的則白淨得不像話,而麵容亦和普通人大有不同。

不光輪廓更深,更極致俊美或者醜陋,眼睛有如柳葉,有的臉上隻有一個眼睛,有目生雙瞳,有的眼珠隻是一顆白點,有的則完全是深邃如墨,冇有眼珠……

這群“人”就這麼看著岸邊使徒肆虐的人間地獄和蜀山宗門弟子到來的截殺,麵容各異,有的在觀察,有的麵帶微笑,有的嘴巴裂開到耳畔,猩紅長舌捲曲著,手上還嚼著一根骨指分明的帶皮人手。

一乾男男女女冇有動作,隻是彼此用奇異的語言在說些什麼,但他們身後的舫中位置上,坐著一個籠於寬袍,頭部位置戴著頂高冠的高大身軀。

高冠上垂下的帷巾覆蓋了麵容,巾麵有三個星辰位置排列的圓形圖案,整個人就坐在那裡,自始至終不曾言語,但周圍的男女,無不以他為尊,看也不看殺來的蜀山劍光。

數道劍光飛臨畫舫前!

那三顆星辰幃巾覆麵的男子探出一隻手來,手覆滿鱗甲,狀若獸爪,然後五爪蜷曲。

劍光像是撞上了巨大無形的帷幕,發出雷鳴之聲,船體輕輕搖晃了一下,天空上的飛劍似受到什麼無形束縛,飛行滯空顯得極其艱澀,岸上的蜀山器修持控著劍,也麵色蒼白。交擊之間,他們才發現對方的精神心境極其凶邪可怕,飛劍操控幾乎失守。

器修飛劍殺敵,需要精神索敵,心境殺力,決定威力。

更多的劍光從岸邊亮起,無數道亮跡轟向那艘畫舫,馳援門人。

與此同時,那畫舫中的帷巾男子手一展,臨近畫舫的飛劍都被盪開,一道沛然的金色氣息生出,轟向岸邊的蜀山弟子。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威能。

“對方有尊者大將級的強者,”楚桃葉發號施令高呼道,“劍彙七情,合力!”

所有弟子聽在耳中,手中飛劍迴歸,然後緊追楚桃葉的七情劍,轟向對方那道金光一擊。

那道金光的氣息達到了古妖族尊者大將的強度,讓所有人都心頭震動,如果真的對方那邊有這樣級彆的強者,那麼所有人以楚桃葉七情劍彙集出劍,不得不說是最佳的選擇。

流光劍跡和金色氣息在海岸邊相遇。

岸邊頓時像是千顆光雷炸開,無數飛劍倒飛而回,不少弟子就這麼飛出去,而那金光之威尤未泯滅,無數道小光線橫空劃過,所過之處,陸地上的漁村草頂,一切二段,石砌牆麵也分分倒塌。

光爆中,楚桃葉身子後退,七情劍已經回到手裡,但她握劍之手很難穩定劍身處傳來的震顫。

與此同時,畫舫之上,第二道金芒亮起,再次衝他們蜀山弟子而來。

天空烏雲遽旋。

一道人影從天光處降下。

在場的蜀山弟子看到來人,都為之一振,“是赤鬆峰主!”

瓦屋脈赤鬆峰主,懸於天空,逼視那座畫舫上的無數男女,還有其背後的那帷巾高冠人。

赤鬆所在的半空爆發出一道紅色波紋,赤鬆的飛劍紅光爆亮於這片昏暗的海岸,像是初生的日光。那道紅色壯日衝金芒而去,兩相交遇,金芒不敵彤日,逐漸撕碎,然後紅日持續向前,轟中那道畫舫。

畫舫頓時分崩離析。

然而所有人看得真切,在赤鬆劍光斬破那道金芒之後,畫舫之上的那位帷巾覆麪人和那無數男女,身影漸淡,在劍光劈到畫舫之前,就已經笑著全體煙消雲散。

麵對盪滌一空的海麵還有下方進行救治調息的蜀山弟子,赤鬆看向天幕,眉頭蹙起。

眾多蜀山弟子也看得真切,最後不是赤鬆峰主將對方斬殺,對方根本不是實體,而是用了某種秘法,出現的隻是投影。

可以確定的是這就是那一支東海灰燼崖的古妖族部。此前他們認為隻是流落在南蒼洲的遺部,基本隻敢在海中隱匿,不敢輕易犯入洲際。

但冇有想到,對方居然做出了試探,對方那邊的那個高冠帷巾覆麵者,竟然隻是投影降下,就可以施展出尊者大將一級的神通。

這樣的存在隱匿在東海,虎視眈眈大梁……問題大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