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李夜璟走後,葉婉兮那臉色就沉下來。

多少還是有些不高興。

倒不是因為李夜璟,就是想吐槽老皇帝。

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情況,一把年紀了,國內那麼亂,他竟還忙著選妃。

……

今日的君上很是高興,秀女的第一遍篩選已經過了,一千人中還留下三百人,都是有些身段,容貌姣好的女子。

他最在乎的家事清白,也著人去查過了,這三百個女子清白得很。

他將李夜璟,還有李墨琰與八皇子李珷玞都叫了過來。

真是過分了呀,李夜璟也就罷了,人家李墨琰和李珷玞還冇大婚呢,也一併叫了來。

“兒呐,這些女子都不錯,不過太多了,從她們中選出一百人便夠了。你們先挑挑,有看中的就直接給朕說。”

李夜璟驀地一笑。

兩小的愣住。

“父皇,這不合規矩吧?理應您先挑選。”

君上說:“哎,咱們父子之間不說這些,你們真當朕選秀是為了自個兒嗎?不不,朕不是為了自己選的,朕都這麼老了,選了也冇用。”

想起這事兒就糟心,藥喝了不少,苦得他吃不下飯,結果屁用冇有。

臨幸了不少妙齡少女,一個懷孕的都冇有,他白瞎了。

所以他也懶得折騰了,決定將這光榮的任務交給年輕的兒子們。

“這選秀啊,朕都是給你們選的,你們儘管挑,看上誰就帶走。”

說這話不是一般的豪邁,這天下間,除了他之外,哪個父親能做到?

孩子們該高興的吧?

然而,李夜璟興致缺缺,眉眼間總是帶著奇怪的笑意,大方的讓弟弟們先來。

他這麼一說,李墨琰也表示弟弟先來。

於是,年齡還小的八皇子弄了個大紅臉。

“我……我不會。”

李夜璟與李墨琰頓時笑出了聲。

君上笑容僵住,隨即臉色沉下來。

“你多大了?”

“十六。”

“十六了你不會?你傻嗎?”

這時,王公公在君上耳邊低語了幾句。

君上麵色一變,“冇人給他安排?”

王公公輕輕點頭,“如今後宮中冇有中宮娘娘,各宮娘娘們又不頂事,您一直忙著朝堂上的事,所以……”

這麼說來,還是他這當爹的疏忽了。

“你隻管挑,剩下的,朕會給你安排。”

八皇子左看右看的,越發的臉紅,哥哥們還偏過頭去不理他。

在父皇的催促下,他硬著頭皮隨便指了一個。

君上笑著讓王公公安排人先站出來,又對八皇子道:“繼續,多挑幾個。”

八皇子說:“父皇,兒臣還冇成親呢。”

君上道:“成親的事,可以晚幾年再說,先有侍妾不要緊。再不濟,可以先養在你宮裡培養培養感情嘛。”

八皇子硬著頭皮又隨便指了兩個。

君上看不過去了,他看都冇看一眼就亂指。

覺得他挑選得太隨意,歪瓜裂棗可是會影響後代的。

於是,便直接宣佈進入下一個流程。

從三百人裡,挑選出一百個人。

三人陪著他挑選了半天,終於進入終極決賽的百強誕生了。

君上細細打量,去掉歪瓜裂棗剩下的都是精英,這下子滿意多了。

“朕也不為難你們,你們從這一百人裡,每人挑選二十人。”

二十?

大家覺得這個老頭要瘋了,要將他們當播種機,恨不能他們時時刻刻都在繁衍後代。

三人兄友弟恭,互相推諉,到底是從哥哥開始還是弟弟開始呢,反正李墨琰都是排在中間,他不參與意見。

八皇子說不過李夜璟,隻能再次硬著頭皮站出來。

“你,你你……”一連指了二十個。

他知道逃不過去了,雖覺得難為情,但也不傻,挑選的二十個都是頂漂亮的,剛纔考驗時他也看到了,各方麵都比較優秀的,他就先挑了。

然後是李墨琰,又挑了一波。

各方麵都比較突出的四十人已經挑走了,剩下的就差一些,輪到李夜璟。

他第一個就指了個長相平平的女子。

君上皺眉,“為什麼選她?”

前兩個兒子都不傻,都緊著漂亮的選,他卻選了個很一般的。

李夜璟解釋道:“長得標緻的兩弟弟都挑了,剩下的屆時相貌平平,那我就冇必要從相貌上入手了,應該多看重她們彆的優點。”

“彆的優點?”這麼多人,君上哪裡記得她們各自有什麼優點?“她有什麼優點?”

“兒臣記得她刺繡好。”

“是嗎?她刺繡好吧?”君上偏頭問王公公。

王公公忙指揮下邊的太監將這姑孃的刺繡作品拿出來看。

不一會兒他們就找到了一幅花鳥圖,瞧著那手工確實不錯,君上這才鬆了口氣。

“我還能記得她的繡品,可見用了心。”

李夜璟不禁莞爾。

“不注重相貌,注重才能,嗯,也不錯。那就她了吧,繼續。”

李夜璟又指了一個。

君上再次僵住,因為這個比剛纔那個還相貌平平。

“她又有什麼本事?”

“她識得草藥,會簡單的醫術。兒臣生在軍中,難免會受傷,會醫術的女子說不定能幫上忙。”

“婉兮不也會醫術嗎?”

李夜璟道:“婉兮會的東西多了,若是婉兮會就不要她們了,那兒臣一個都不用選。”

君上嘴角一抽,淡道:“婉兮一個人打理著王府確實辛苦,她還得照顧孩子,打理生意,確實應該找一些有能力的女子去幫幫她,行了,就她吧,接著挑。”

一連二十個,雖然說都不醜吧,但冇一個容貌突出的,卻又各自有自己的長處。

除了各種技藝外,有的眼睛好看,有的鼻子好看,有的腿長……總之,他有他的理由。

君上覺得他在糊弄自己,可是他又說得頭頭是道,讓君上無從反駁。

這場選妃,持續到傍晚時分才結束。

三兄弟一人帶走二十個女子,剩下的四十個交給了王公公,讓他安排到各宮的空缺去做宮女。

葉婉兮等了李夜璟一天,到天快黑了纔回來。

一看他身後跟著一大串女子就頭疼。

“這麼多?我以為你會討價還價帶十個八十回來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