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個墨族的空間在崩塌,隨著大戰爆發,血腥瀰漫在每一個角落!

整個世界,似乎變成了一個鮮血籠罩的煉獄。

幾乎每一秒鐘,都有人在隕落,而隨著這些人隕落,血氣源源不斷的灌入魔身,照這樣下去,魔身的力量永遠不會枯竭。

這讓葉天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最讓葉天心驚肉跳的是,這一刻,葉天才發現,整個墨古城,似乎是一道巨大的靈陣,源源不斷的聚集血氣。

隻是這道靈陣隱藏在魔氣之下,葉天竟然冇有一點察覺。

難道,墨族是以自己為誘餌,故意將聯軍引到墨古城來的?

轟!

轟!

澹台明月身後巨大的虛影,似乎蘊含著驚人的能量,上古神魔體的恐怖在澹台明月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崩碎的空間不斷凝聚,隨後又崩碎,整個上空,似乎出現了一道明顯的裂痕!

這道裂痕貫穿天地,隻是一瞬間,葉天便感覺到自己的頭皮忍不住一乍,整個世界,隱隱在崩潰的邊緣。

“聖元,葉閻王,現在你們難道還感覺不到嗎?”

不遠處的戰場,墨擎蒼抵禦著聖元等人的進攻,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看到大戰之下,無數人不斷死去,墨擎蒼漸漸陷入瘋狂。

“墨擎蒼,你將戰場放在墨族,是早有準備!”

聖元眼皮直跳,隨著大戰爆發,他愈發覺得有點不對勁了,墨擎蒼明明可以不用等到聯盟合圍再出手,可他還是等到現在。

“那些古族血脈,豈能比得上九大古族,就算魔身吞噬那麼多古族血脈,也恐怕不及一個洛族!”

“我要的是九大古族的血脈,是你們所有人的血脈,隻有這股力量,才能助魔身打破位麵!”

看到上空出現的一道明顯裂痕,墨擎蒼一陣狂笑,他就是要以墨族做戰場,彙聚整個古武界最強大的力量!

看到墨擎蒼瘋狂的表情,無數人隻感覺一絲恐懼蔓延全身。

要知道,死去的不止是聯軍的高手,墨族同樣損失慘重,隨著空間崩碎,無數墨族裔民被亂流捲入其中,成為魔身的養料,這一切,不是墨擎蒼看不見,而是他有意為之。

墨擎蒼竟然真的想要複製上古時代的壯舉,用血腥的戰場來破開整個位麵的大門。

“瘋子......”

聖元隱隱能夠感覺到,此時,整個戰場彙聚形成的能量,已經達到一個十分恐怖的層次,這股力量,真有可能衝破位麵。

“聖元,若是你能活著,或許你應該感謝我所做的一切!”

“既然這樣,就再加一把火吧!”

墨擎蒼眼神炙熱,此時,魔身和澹台明月的碰撞,已經讓周圍的世界開始崩塌,當整個世界的空間承載不住這股力量的時候,位麵屏障便會被打破。

隨著墨擎蒼的話音一落,以墨古城為中心,無數道氣息沖天而起,一道道充斥著毀滅的大陣不斷升起。

遙遙望去,血氣沖天,而在墨古族的西方,一道血柱顯得極為刺目,赫然,是冰古族的方向!

“墨族長......”

冰古族的族長似乎有所感應,瞬間嗔目欲裂,他顯然冇有想到,冰古族站在墨族這一邊,竟然淪為墨族的棋子。

眾人也感覺到一絲前所未有的心悸,果然,隊友祭天,法力無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