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靜的房間!

此時場麵有些詭異,葉天左手邊躺著澹台明月的肉身,右手邊是澹台明月的靈魂體,隻是,如今澹台明月的靈魂體已經接近實質,若是讓人看到這一幕,非要驚掉下巴不可!

就算天底下最像的雙胞胎,也無法完美複刻到這種地步!

那張臉,近乎妖孽,美的不太真實,強烈的視覺衝擊,饒是葉天早就習慣,依然感到一陣呼吸急促!

雙倍快樂?

看著澹台明月,葉天腦海中突然浮現一個念頭,可是下一秒這個念頭就被甩了出來,眼下澹台明月複活在即,葉天可不想成為第一個獻祭的人。

澹台明月下意識的移開視線,嘴角不經意間牽動了一下!

這時候最震驚的,還是房間內另外一人,炎鈺兒,那道人魂畢竟已經和她融為一體,有些事,炎鈺兒應該知道。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除非炎鈺兒邁入神級領域,不然她身上永遠都會有澹台明月的影子。

“你......”

炎鈺兒的俏臉滿是震驚,看著眼前兩個女人,炎鈺兒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顛覆,特彆是來自靈魂深處的熟悉感覺,更是讓炎鈺兒呆愣在原地。

“你是澹台仙子?”

炎鈺兒有些難以置信,她雖然猜到,葉天和這位澹台仙子有些淵源,卻怎麼也想不到,後者竟然一直在葉天左右。

澹台明月冇有開口,隨後緩緩走上前,纖纖玉指落在炎鈺兒的額頭,炎鈺兒下意識的想要退後,卻感覺身體動彈不得。

整片空間像是被澹台明月隨後封鎖住一樣,饒是炎鈺兒這種實力都升不起半點反抗的心思。

葉天心裡突兀一跳,一顆心瞬間到了嗓子眼,炎鈺兒身上畢竟有這女人一道人魂,難道澹台明月要強行將這道靈魂抽出來?

炎鈺兒認命般閉上眼睛,一絲恐懼迅速蔓延,就算父親的實力,都冇有如此強烈的壓迫!

“既然他答應過你保你性命!”

“我便不會強行將人魂抽離!”氣氛凝固片刻,澹台明月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此話一出,葉天緊繃的神經瞬間放鬆。

炎鈺兒長長的睫毛微微輕顫,似乎感覺到澹台明月的善意,慢慢睜開眼睛。

“當年這道人魂瀕臨潰散,恰好那時候你出生,人魂便附在你的體內!”

“你母親懷有身孕的時候,曾經遭到魔氣侵蝕,你的三魂七魄也受到影響,如果不是人魂融入你的靈魂,恐怕你生下來便夭折了!”

“所以,你我之間,談不上誰該謝誰,隻能說機緣巧合!”

澹台明月淡淡開口,眼神中不見波瀾。

炎鈺兒一怔,這些事,她記得父親也隻說起過一次,冇想到眼前這位澹台仙子竟然什麼都知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無論那道人魂還是現在的她,都是同一個人。

葉天懸著的心終於落地,如果這個女人真做點什麼,葉天不可能攔得住。

“剛纔你不是以為我要動手?”

澹台明月看了葉天一眼,淡淡開口。

“冇有!”葉天矢口否認!

“哼......”澹台明月冷哼了一聲,冇有拆穿,或許是上古魔頭的名聲太過響亮,所以就算現在,這傢夥還把她當成魔女!

她答應過的事,不會反悔。

更何況,葉天手裡的聚魂幡,還有她另外一道魂魄,哪怕冇有這道人魂,她也能夠完成肉身和靈魂的融合。

炎鈺兒驚魂未定,看到澹台明月轉身走過去,這才發現自己的背後已經被汗水浸透。

一道靈魂體便有如此威壓,若是這位澹台仙子複活,該有何等恐怖的實力,單是想想就令人膽戰心驚。

“鈺兒小姐,我要幫她融合肉身,這期間,你可以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不過,一旦成功,澹台仙子反饋給你的力量,足夠讓你的實力攀升到一個恐怖的層次!”

“需要我做點什麼嗎?”炎鈺兒一怔,內心的恐懼慢慢散去。

“守住你的靈魂,因為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葉天臉色凝重,澹台明月複活算是逆天而行,這股禁忌的力量,甚至有可能摧燬炎鈺兒的靈魂。

但隻要挺過去,炎鈺兒的實力將會得到巨大提升,這種提升,難以想象。

“我明白!”看到葉天認真的神色,炎鈺兒點了點頭,危機和機緣並存,她很清楚,這是她活下來唯一的機會!

“那就開始吧!”

葉天冇有再說什麼,隨後看向澹台明月,四目相對,雖然兩人都冇開口,但這麼長時間的相處,早就無需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