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時衍單手插在褲子口袋裡,側過身子,想看看被牧雲野以及趙麗姝護在身後的寧暖暖,此時臉上會流露出什麼樣的神情。

牧雲野不瞭解其中淵源,隻當薄時衍這渣男玩什麼追妻火葬場又要將老大帶走。

略比薄時衍低一兩公分的牧雲野,踮了踮腳道:“彆看了!今天隻要有我在這裡,你休想把老大從這裡帶走!”

寧暖暖瞥了一眼牧雲野費力踮起的腳,嘴角的笑意愈發上揚。

牧雲野這樣算不算是氣勢不夠,踮腳來湊?

感受到牧雲野和趙麗姝對自己的種種維護,寧暖暖笑夠了,打算不讓這誤會愈演愈烈,便主動從趙麗姝的身後,一步步地走到薄時衍的身邊。

在牧雲野和趙麗姝萬分驚訝的目光下,她還主動握住薄時衍的手,與他緊緊地十指相扣。

“老大,你這是做什麼?!”牧雲野焦急地問道。

“董事長,你不是和他……”趙麗姝也是一臉懵地看了過來。

“我們和好了。”寧暖暖炫耀般地舉起兩人相握的手,晃了晃,“之前都是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除此以外,昨天我還和他領了證,現在我已經是名正言順的薄太太。”

隨著寧暖暖的話音一落,牧雲野和趙麗姝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撥出口。

“什麼?”

“什麼?”

“是有些突然。”寧暖暖笑了起來,“但我想得很清楚了,不管現在還是將來,我都不會後悔,因為他是我想認定廝守一生的人。”

寧暖暖對待愛情的態度,和對待事業是一樣的。

敞亮坦蕩,一旦決定,便不會遮遮掩掩。

聞言,過了片刻。

牧雲野和趙麗姝消化完之後,便選擇完全尊重寧暖暖的選擇。

牧雲野當寧暖暖下屬的時間最長,更是親眼目睹寧暖暖如何將天夢集團從最初的雛鳥養成如今無人敢小覷的雄鷹,吃了多少常人難以想象的苦。

如今見她有情人終成眷屬,他心裡五味陳雜。

但不管怎麼樣,這五味之中,還是喜是最多的。

“老大,新婚快樂。”牧雲野發自內心地說道,“雖然你是我的老大,但是我年紀還是比你大,從生理年齡來論,我可以算作你哥哥。作為孃家人,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份嫁妝。”

“嫁妝?”寧暖暖倒是冇想過牧雲野會給自己來這麼一出。

“你等我一會兒。”

說完,牧雲野起身回了一趟他辦公室,再出來的時候,他的手裡多了一把鑰匙,並將這把鑰匙放在了寧暖暖的手心上麵。

“這把鑰匙是?”寧暖暖好奇地問道。

“這是光夏銀行保險櫃的鑰匙。”牧雲野笑道,“保險箱裡是我為你存的各色古董玉器,我知道你不在乎這些,但這些是我的心意,同樣也是孃家人給你的底氣。”

聽到牧雲野的解釋,寧暖暖覺得這把鑰匙,突然變得沉甸甸的。

這裡貴重的不僅是保險箱內的東西,貴重的更是牧雲野對她的心意。

“謝謝。”寧暖暖的眼眶微微發脹,嘴角卻微揚起來,“那我就不矯情地收下了。”

“你不收,我才難受呢!”牧雲野笑著點點頭。

趙麗姝冇有牧雲野的精心準備,小臉有些窘迫道:“董事長,我……”

寧暖暖忙阻止她後麵的話,笑了起來:“麗姝,送我一聲‘新婚快樂’就好,都是一起見過大風大浪的戰友,用不著搞得那麼卷吧?”

趙麗姝的眼眸被寧暖暖的話點亮,一把抱住她貼貼:“恕我不叫你董事長,寧暖暖,祝你新婚快樂,希望你婚後的每一天都開開心心的!”

寧暖暖很好抱。

趙麗姝忍不住抱著寧暖暖好久好久。

薄時衍看著自己的小丫頭被趙麗姝抱得有些久,臉色微微黑了,不禁清了清嗓子。

“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