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說這場戰鬥,誰纔是最忙碌的人。

不是死死跟著間豆戰鬥的巨猿族長,也不是一直在想辦法收取那些將死之人魂魄的連衣,更不是下麵苦苦和對方糾纏戰鬥的小千各族,而是在空中忙碌不停地木憐。

數百人糾纏在一起,每時每刻都可能發生意外,雖然小千這邊人數眾多,可兩個打一個都不一樣是對方的對手,對方實力總體要比這邊高傷一點,再加上他們又受到毒藥的侵入,導致實力無法完美髮揮,再加上之前冇有任何的配合,有時候反而會給同伴帶來傷害,打的是異常艱難。

幾乎每時每刻,她都暗地裡出手,要不然這邊受傷的更多,連死亡都會攀至兩位數,現在她做的一切,也隻是延緩對方的敗像。

如果對方冇有中毒,不說能不能打贏,但至少不能打輸,可是現在絕對不可能打贏對方,現在木憐要做的就是,讓對方感受那種痛,痛到知道依靠他們的實力,想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下,隻能依靠古爭。

一天的時間轉眼就過去,日落日升,原本激烈的戰局,隨著熟悉對方的攻擊,再加上人數眾多,許多壓箱底的攻擊無法施展,因為一旦施展不知道是打敵人還是自己人,總歸已經平靜了許多。

可是小千世界聯軍,連死帶傷都退出戰鬥十幾個人,而對方纔死了一個,傷了幾個而已,這麼持續下去,高階戰鬥又打不開局麵,陷入纏鬥當中,自然失敗就是小千世界。

巨猿族長自然能感受到這一切,心中更是懊惱無比,如果不是前一次衝動受到埋伏,怎麼會如此的狼狽,而自己的對手他能感覺到明明比現在自己要強,卻跟耍猴一樣,讓他空有力量卻無法發揮出來。

“間豆,差不多了,解決對方,遲則生變。”不遠處的連衣忽然開口喊道。

“冇有問題!”

間豆當即應答一聲因為他的毒素也隻能維持一天多的時間,而這個時候正是毒素最為強大的時候,在往後推遲的話,隻會越來越弱,自然要發揮最後的作用。

隨著他猛然往後一退,自然就脫離了猿族長的攻擊,隨後雙手猛然一拍,一道肉眼可見的綠色光芒迸發而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掃過正麵天空,把所有人都籠罩進來。

正常的人頂多感覺是身體一涼,並不會有任何影響,可是那些深受毒素侵擾的人,感覺體內陡然爆發出一層層火焰,好似有東西在體內燃燒一樣,哪怕他們第一時間就開始去壓製,也是受到很大的傷勢。

一口口鮮血從不同人口中噴出,連氣息都變得萎靡一些,實力隻能發揮不到五成,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頓時情勢更加朝著小千世界不利起來。

“殺死他們!”

間豆猛然一聲大喊,立刻衝著巨猿族長衝了上去,這一次他可是火力全開,冇有之前戲耍一般,立刻讓猿族長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這個時候隻能一心一意全力防守,要不然恐怕在這種狀態下,還真能被對方趁機給打死。

至於其他人,受到如此的襲擊之後,麵對敵人的進攻,再也無法維持之前的僵持介麵,開始崩潰起來,主要是之前還能過兩手,現在對方一擊打過來,這邊連人一起被打飛出去,這還怎麼和對方打。

小千世界大部分開始慌亂起來,敵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趁機衝上去,想要一鼓作氣擊潰他們,但是他們冇有注意到,連衣的人卻冇有那麼拚命,看起來和對方戰鬥非常激烈,如果仔細看去,對方受傷和不受傷,似乎兩者打得差不多。

一方修為不夠,隻能邊打邊撤,另外緊追不捨,龐大的天空到處飛舞的身影,眼花繚亂。

一個小千世界的高手,被對方一掌擊中,漫天鮮血從口中噴出,身形在急速落下的時候,緊追過來的敵人,更是一頭削弱了他的腦袋,徹底死去。

隻是轉眼間的時間,就有十幾個人死在這裡麵,受傷更有不少人,看起來這邊勝利在望。

連衣更是趁機把對方的給收取過來,心中更是無比驚喜,對方看起來更是軟柿子,說不定不需要這個冤大頭,以後用在其他地方。

木憐在上也開始行動起來,現在她的主要目標聚集在那些有天賦的人身上,保證對方的存貨就行,至於其他人她也不會出手。

還是那句話,不讓他們心疼的話,就不會安心歸附。

等到毒素的時間過去,已經再次入夜,此時小千世界所有人都士氣低落,因為在這個白天,整整死去了三十個多個人,哪怕這些大部分都是實力低微的人,可是依然讓人心寒,因為在外麵受傷的更多。

當然他們也不是冇有戰果,至少拖住對方十幾個人死去,但同樣也是修為較低,雙方真正的高手還冇有出現任何死亡。

如果不是毒藥效果過去的話,誰也不敢保證是否還能繼續堅持下去,可是現在情況也非常不好。

從剛開始壓著對方,到現在對方壓著自己這邊,而且一點看不出來勝利的希望,就是猿族長身上都有不輕的傷勢,看著四周的一切,心中更是無比沉重起來。

“難道連這一點點都過不去?要知道外麵妖族可是比現在多出幾十倍,或許他們太有些想當然了。”

他心中默默地想到,而遠處又發生一場令人心痛的事情。

“去死吧!”

隨著一聲憤怒的大喝,一個實力在大羅後期的族長,竟然抱著敵人,直接在空中同歸於儘,巨大的爆炸讓中間出現一片巨大的空白區域,雙方也因為這個事情,竟然趁機分開,再次形成對峙。

“莫扇竟然死了!”

小千世界的人快速聚集在一起,而妖族也同樣如此,相比小千世界的士氣低落,妖族這邊可是殘忍看著他們,他們經過無數廝殺,這點小場麵絲毫不在意,依舊凶狠看著對麵,讓幾乎冇有激勵多少廝殺的小千世界,更是覺得內心惶恐,感覺如論如何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怎麼回事,我們不繼續進攻了?”連衣不知道為何間豆要撤回來。

這場戰鬥,他這邊隻受傷幾個人,而她則是賺個體滿缽滿,偷偷殘霞不少屍體,雖然目前足夠了,但是越多越好,成功率才越高。

“我們不占優勢,現在這個程度足夠了,在進行下去,對方會死戰到底,我們損失更大,還不如等到援軍的時候,直接一舉推了對方。”間豆搖了搖頭。

實際上是發現自己損失太大了,心中無比心疼,竟然損失了三分之一,也不知道為何,對方追著自己人打,換做是對方死了那麼對人,自己這邊冇有的話,自然也會追殺過去。

連衣雖然遺憾,但她自己也不可能強行去上,對方這個時候在弱,打她一個人也是非常輕鬆。

就這樣,在猿族長看來,妖族就莫名其妙撤退了。

“對方怎麼離開了。”重傷的花族長有些驚疑不定。

如果剛纔在晚一會的話,恐怕他都會選擇和對方死在一起,他也快撐不住了。

“我去看看。”

大鳥一族索族長開口,直接飛上天空,親自跟著對方,遠遠看著對方直到真正離開這邊,這才轉身離開。

“他們真的離開了。”索族長回來之後立刻說道。

“索族長,先麻煩你親自看守附近,彆是對方的陰謀。”猿族長在一旁懇求道,後者也冇有受到多大的傷勢,再加上本身的特殊性,最適合現在這個情況。

索族長自然不會拒絕,隨後帶著自己幾個情況不錯的族人一同飛上去天空,開始繼續警戒起來。

“我們先回去吧。”

眾人長老和族長再一次聚集在中間猿族長的島嶼上,隻不過現在每一個人都垂頭喪氣,因為他們發現三個小族的種族和長老竟然全部戰死,更可怕的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接下來,各位有什麼好辦法?不如說出來。”猿族長在上麵打起精神說道。

可是下麵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冇有一個人在接話。

“不如我們還是請古大人幫忙吧。”

忽然另外一個小族開口,打破了平靜。

“這算一個主意。”

出乎大家的預料,一直想要獨立的猿族長竟然心平氣和認可了。

可是誰不知道猿族長心中的疼,因為這一次他們竟然損失了十幾個族人,讓他們的實力硬生生下降了三分之一,要知道這些人可是漫長歲月中,終於族中的精英,就這樣死了,如果現在重新換算實力的話,彆說第一名了,恐怕直接會來到第五名。

他自然不知道,如果不是木憐在一旁幫忙,他們這邊至少還要損失一倍。

在溫室冇有經過風吹雨打的花朵,怎麼可能是外麵餓狼的對手,尤其還是現在最為巔峰的餓狼,打敗了所有敵人,處在無人可敵的份上。

“我覺得把,其實在對方手下,和我們發展也冇有任何衝突,隻要日後交出去一些人供他驅使,和在百盟冇有太大區彆,而且外麵有著對方照應,我們才能在這裡生存下去,要知道妖族可不少準聖,如果強征我們又該如何,雖然我們都是妖族,但總歸還是外來者,對方根本看不起我們這些小千世界的妖族。”此時烈牛族長也是說道。

他腦袋一隻角被連衣給打斷了,無比狼狽。

此時一隻被百盟壓住的心態在眾人心底出現了,反正他們以前就是這樣,就是冇有自由也無所謂,因為對於他們來講,冇有多大壞處。

他說完之後,許多人都情不自禁地點點頭,因為洪荒還是太恐怖了,這還是冰山一角,萬一以後遇到更大的麻煩怎麼辦,他們可冇有自信能擋住對方,更彆說準聖的高手,他們知曉自己的情況,根本不可能能夠突破。

“我也同意烈牛族長的意見,我主要不想在讓我們的人犧牲了。”另外一個大族站起來說道,他們也損失了幾個人,也讓他心抽抽。

其他人看著有人帶頭,也是紛紛說道,對於他們來講,自由什麼都無所謂,以前都不是這麼過來,隻要能在著外麵,必然會被裡麵有著更大的發展。

僅僅是百年的功夫,其中探尋到資源,都比下麵要豐盛,也就意味著可以有更多的資源給下麵,而且還有繁衍出更多的人,說不定後來人還真能突破到準聖。

既然如此,還不如跟著古爭,對方實力明麵看起來似乎冇有之前百盟那麼強大,可是最終卻打敗了百盟,而且對方的副手種族潛力比他們更大,恐怕一個木妖一族,就足以頂得上他們。

眾人紛紛訴說,越來越傾向於直接投靠古爭,更為主要的是,如果萬一有事情的話,還可以逃回去小千世界,在哪裡古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因為核心,如同他的法寶一樣,除非實力相差更大,要不然非常安全。

“既然如此,你們願意的話,可不要拉上我,我們不願意,寧願死在外麵。”這個時候,一個反對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來。

眾人一看,發現竟然是實力排名第三的童族,這個種族身體矮小,如同侏儒一樣,本體看似人形,實際上卻是一種喜歡鑽山地生物,有著一條堅硬的尾巴,和鋒利的三指。

“我們決定了,不管如何都要離開,哪怕日後我們全員死亡,也想得到自由,還有冇有願意我們一起離開這裡。”童族族長站起來朝著四周喊道。

隻不過冇有一個人附和,大家都知道童族喜歡在山裡活動,平常就不喜歡出來,如果在外麵隨便找一個不錯的地方,危險還真不高,可是他們不可能。

“既然童族長離開,我們自然也不會阻攔,回頭你把你們的東西帶走。”猿族長也冇有多說什麼。

“有緣再見!”

童族長衝著大家說道,隨後離開了這裡,回去之後,他立刻帶著族人離開這裡。

“既然如此,那麼就打開傳遞訊息給大人,我們願意重新歸附。”猿族長看著下麵,最後說道。

說完之後,他身上也覺得萬千重擔卸了下來,僅僅這些天的領導,就讓他知道有時候這個位置,一般人還真是無法坐住。

下麵的人,也紛紛鬆了一口氣,對於他們來說,至少目前的戰鬥已經冇有,他們再一次回到之前的樣子,不過和現在也冇有什麼區彆,古大人又不喜歡指手畫腳,當然也有遺憾的地方,要是當初一起同意就好,那樣子的話,日後有什麼好東西,顯然隻有第一批人纔會獨有。

這邊決定投降的時候,古爭幾乎同時關閉了監視,有著木憐在上麵,不會出什麼問題,又把目光看望了核心,當初的玉帶形狀,現在看起來更長了,上麵也出現一些深奧的花紋,若隱若現,他並不知道上麵的意思。

現在唯一知道的事情,現在覈心依然還冇有完成,更讓他稀奇的是,外麵一塊塊的陸地已經開始消失,他親眼看到一個足足有一個島嶼大小,被固定的空間,就這麼毫無征兆化為一團金色液體,穿過遙遠的空間,被吸入玉帶上麵,而這個時候,上麵又會多出來那些紋絡。

他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是不是徹底消失,還是變成了一體,不到最後依然還是不知道,唯一知道就是他似乎這個世界掌控力越高,現在隻需要自己凝神過去,就能感知到任何人的動靜,不管對方做什麼,自己都能知道。

此時他都感受到婉兒和一群小夥伴開心地玩耍,彷佛自己就他們頭頂看著,連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

隻是對於外麵虛空,冇有任何辦法,好像徹底失去了感應,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古爭看了一眼核心,那外麵大門關閉之後,重新封印好之後,這才走了出去。

“古公子,要不要我們出動,在這裡我們也冇有任何事情。”

在門口一直守著的台統領,連忙上來。

古爭停下腳步想了想,似乎也是如此,這個地方也冇有危險,不需要他們那麼多人,不如交給上麵,這樣有著自己人前期更加順手,再說一直憋著他們,對他們也不好。

“那行,不過這裡也需要十個人駐守,回頭你擬個章程,剩餘人到上麵聽木憐的安排,甚至還可以出去,但冇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離開太遠。”古爭當即說道。

“燕歌,燕月很好,正好可以讓我們三個輪換,保證這裡得到嚴密看守。”台統領立刻說道,看起來早就想過這個問題。

“你自己看著辦。”古爭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這裡。

他下麵還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正好一併做完之後,就可以去洪荒尋找土風石,既然其他四種都可以找到,這個也必然可以找到。

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出現夢真休息的世界,他隻是在外麵停留一陣,夢真就已經帶著幾個人走出來。

其實古爭來這裡也冇有什麼事情,隻是詢問對方要不要出去,對方長老都還在休養,但是其他大部分都已經甦醒,在這裡待著不如先去洪荒世界。

夢真隻是思考了一下,就同意了,不過她還是留在這裡看著長老,其他絕大多數,夢字輩夢失還有畫字輩,包括南曲率領的男妖同樣上去,自然也包括他們的伴生種族鏡妖。

在這裡基本冇有事情,自然冇有必要在這裡一直停留。

讓他們自行找木憐之後,古爭又來到了騰蛇一族,對於信仰的變化,其實他們根本都不知道,不過這一次他回來是要和對方換個地方。

忙完這一切之後,這才離開小千世界,來到上麵,去處理小千世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