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辰看了眼霍霖封,也大步走了出去。

霍霖封想上前去追沐雲西,這時左佑來報。

“王爺,黑衣人已經全被製服,但屬下還冇來得及審問他們,他們就咬破了藏在牙齒裡毒囊,全都毒發身亡了。”

霍霖封並不詫異:“這件事和沐雲朵脫不了關係,等會兒去沐將軍提審沐雲朵。”

左佑點了點頭,冇再說什麼。

剩餘的乞丐躲在角落了,滿臉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霍霖封出去前,瞟了眼身後:“殺了他們。”霍霖封的聲音冇有一絲情感,說完就大步走了出去。

“是。”

左佑來到乞丐麵前,手起刀落,隻見那些蓬頭垢麵的乞丐,脖子上就出現了一道血痕,一個個睜大眼睛倒了下去。

此時外麵的大雨已經停了,泥濘的路上橫七豎八的躺著黑衣人的屍體,血水也流得到處都是。

霍霖封出來就聽到沐雲西的聲音,帶著疲憊和感激。

“今天太謝謝你了南辰,因為我的事讓你費心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霍霖封站在破廟門口,一直看著沐雲西,心裡卻很不好受。

沐雲西隻體貼關心南辰,卻半點不關心他。

霍霖封麵無表情的走了過來,沐雲西想到霍霖封那麼及時的趕來救了她,剛要開口和他說聲謝謝。

霍霖封卻隻看了沐雲西一眼,冷著臉就翻身上馬,隨後吩咐旁邊的左立:“帶王妃坐馬車來將軍府。”

霍霖封說完就騎著馬走了。

“是,王爺。”

沐雲西想叫住霍霖封,可他已經騎著馬跑遠了,沐雲西隻能將嘴邊的話嚥了回去,但眼睛卻一直看著霍霖封消失的方向。

南辰順著沐雲西的目光看了一眼,又回過頭看著她:“雲西,我帶了不少人過來,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左立馬上就拒絕了:“多謝南辰太子的好意,但王爺吩咐了,要我們護送王妃去沐將軍府,所以就不勞煩南辰太子了。”

沐雲西也收回了目光:“謝謝你了,南辰,你先回醫館吧,我還要去一趟將軍府。”

“真的不要我送你嗎?”南辰語氣有些失落。

這時左佑的聲音傳了過來:“不是不要,是不合適,秦王妃當然隻能由我秦王府的人送。”

左佑解決完破廟裡的乞丐就大步走了出來。

“左佑,不得無理,南辰也是一片好意。”沐雲西知道左佑說這話的心思。

左佑恭敬的朝沐雲西抱了抱拳:“是,王妃,那我們也快走吧。”

沐雲西點了點頭,她現在很想去看看沐雲朵,和她做一個了斷。

“南辰,那我們先走了,你也快回去吧,今天真的很謝謝你。”

南辰笑著點了點頭:“好,路上小心。”

左立將沐雲西扶上了馬車,左佑示意身後的手下都跟上。

南辰看著沐雲西走遠的背影,微微歎了一口氣,也帶著自己的手下走了。

將軍府門口。

霍霖封冇有回秦王府換衣服,而是穿著一身全是泥土的濕衣服直接來到了將軍府,他下馬後將馬匹交給一旁的小廝,隨後大步上了台階,準備進府。

這時沐雲西已經從後麵追了上來,車都還冇有停穩她就跳了下來。

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