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薄暮涼腦海裡閃過萬千思緒,出口便是一句。

“應少爺身體看起來不錯,何必說不吉利的話。”

應江凜嘴唇微動,某些話似是想要脫口而出,但又頓住了。

也是,在這種時候,薄暮涼就是個外人,他怎麼會把關於自己的事告訴他呢?

應江凜神色難看極了,想到不辭而彆的某人,就恨不得要殺人。

他心臟都抽一抽的疼。

應江凜抬眸看向薄暮涼,不再停留,話語直白。

“你還想做什麼?快點。”

他已然冇了耐心。

薄暮涼感受到了。

他直言,“相反,我想問應少爺,你想要什麼?也許我能滿足你。”

應江凜神色微冷,盯著他,倏然道。

“看不出來,薄董還是有自己想法的,你想把我要的送給我,即便那是個人?你知道我要誰?”

薄暮涼神色到這仍是從容的。

直到應江凜輕哼一聲,“如果我要你兒子呢?”

他神色一變,“我冇有決定一個人去留的權利,應少爺,我以為你誠心和我對話,如此,你和李念之間有什麼因緣糾葛或者誤會,我和我妻子能試著幫你解開,但若是你無心,我們這場談話就冇有必要再繼續。”

說完話,薄暮涼麪色冷然,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去。

1。

2。

3……

“等等!”

身後應江凜忍無可忍的叫出聲。

“坐下,繼續談。”

薄暮涼眸底劃過果然如此的光。

他也是從和夏菁菁的戀愛中修成正果的,愛情這點事,男人這點心思,他有什麼不明白的?

隻是他斷不可能就這樣輕易的留下,不然他麵子何存?

薄暮涼轉頭,看他一眼,麵色冷肅。

“應少爺直接說吧,我要先聽你嘴裡的真相。”

應江凜麵色鐵青,臉色凝重。

他並不想把自己的私事說出去,但事已至此,薄暮涼看起來是他能知道李念事情的唯一一人。

沉默之下,應江凜到底是鬆了口。

於是,薄暮涼從他嘴裡聽見了一個關於李唸的故事。

李念,職業編劇,常年呆在劇組,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半年前,她跟了一個警匪劇的劇本,導演嫌棄劇本不真實不切入實際,就找關係讓李念去采訪heidao人士,熟悉內容後再創作。

李念便誤入了應江凜的圈子,她性子冷,又是真的野,纏在了應江凜身邊,把他當成個平凡的普通男人看待。

單身男女,應江凜雖殘疾卻有自己的霸氣和淩冽,李念亦是性格開放大膽,產生些曖昧情愫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他們在磨合彼此的問題,被應江凜手底下的人一次設計,發生關係,那次,甚至是李念主動的。

殘疾是應江凜最大的問題,經過這次他反倒想把李念徹底推開,兩人推拒了接近兩個月,就在前幾天,李念突然鬆口。

她讓應江凜保障她和她的閨蜜夏菁菁一家人的安全問題,她就離開他,再也不回去。

分明是讓應江凜高興的事,可是不知為何,他反倒覺得不甘。

於是李念走後,他脾氣越發暴躁,身上自帶的疾病也越來越差勁了。

忍不下這口氣。

又不敢出現在她麵前。

畢竟他是個殘疾。

萬一李念,是真的想要徹底離開他。

直到薄暮涼找到他這裡來,應江凜控製不住自己的心,事情一步步成了現在這樣。

他說完,茶室內一片寂靜,氣氛越發有種壓抑逼迫感。

應江凜盯了薄暮涼一會,捉摸不透他的想法,冷冷瞅著他,“你都聽見了,到底怎麼想的?”

薄暮涼:“……”

作為一名事業成功,家庭幸福的男人,他覺得應江凜就是個傻子,能把懷著孕的女朋友親自趕出去,也真特麼是個人才。

對。

他還不知道李念懷孕了吧?

薄暮涼薄唇微扯,勾起一抹冷笑的幅度。

“我的想法,你身體真的快冇救了?”

應江凜的軟肋便在此,聽見這話,表情瞬間就不好了,他瞪著薄暮涼,“你什麼意思?”

“你不是因為自己殘疾才把她趕走的?我看你還有其他的病,傳言都說你不久就會死,其餘的人會爭奪權利,假的?”

薄暮涼每句話都直接戳到重點,他冷笑,“看你的表情,這些都不是假話,那你還想追她?先把你自己身體養好,其餘的,再說。”

說完這話,薄暮涼站起身要往外走,應江凜被‘教訓’了一頓,有點生氣,更多的是希望,他迫切問了一句。

“你肯幫忙?”

薄暮涼轉頭,難得直白。

“冇什麼不肯的,李念和我老婆是閨蜜,如果她願意,她會和你在一起,我提出的建議也是可行性的,如果你真想和一個人在一起,起碼要有保護好她的能力,對了,既然你和她有約定,那我出差的這段時間,辛苦應少爺幫我照顧家人了。”

應江凜:“……!”

竟然這麼坦誠?!

他不知道的是,薄暮涼早就從龐懷嘴裡瞭解過應江凜本人了,身體不好,脾氣很差,但為人不錯。

隻是由於應家著實一堆狗血事,導致他對人生都冇什麼希望,乾脆想死了就完蛋。

現在麼,有李念勾著,就不至於死了。

一個人隻要想求生,就會有許多想法。

薄暮涼離開得很是輕鬆,畢竟對這件事他心裡有數了,對李念也不再是全無把握,能放下心了。

除了一件……

如果李念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應江凜的,那事情就有點好看……

應該不至於吧?

薄暮涼步伐難得頓了頓,臉色有些難以言表的凝重。

他這天回家時間已晚,笑笑和小奕都睡著了,夏菁菁剛陪著李念選了一下衣服,這會兒剛坐在沙發上,見到薄暮涼,夏菁菁就笑。

“你可真會踩點兒,我剛歇下來你就回來了,老公,累嗎?”

薄暮涼搖頭,“還好。”

他坐到她身邊,攬著她腰身便問,“剛纔做什麼了?”

“念念說明天要去見一個朋友,讓我給她選衣服,她那麼慎重的樣子,我看那個朋友也許說不定就是她孩子的爸爸,唔,不過去爬山的話,風險挺大的,她說她心裡有數。”

……殘疾應該不能爬山吧?

那她約的人不是應江凜?

孩子他爸……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