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的目光看向了蕭奈何,此事雖然因狂天聖賢而起,但事主卻是蕭奈何。

在高台上,隻有曲宏遠等人才知道蕭奈何的一些底細,其他人並不認識蕭奈何。

哪怕是提豐聖賢,對蕭奈何的瞭解也極其有限,到現在他也隻瞭解到蕭奈何是從下界上來的,有點本事,還殺了他的弟子慕容九劍的本體。

之前提豐聖賢本來是想要滅殺蕭奈何的,但是他從蕭奈何身上發現了驚天的大秘密,被神秘的存在阻止,迫不得已提豐聖賢放棄了對他動手的想法。

對方說過不得已以大欺小,提豐聖賢雖然自己不能對他動手,但他決定若是能夠遇到就讓他的弟子動手殺人。

隻要不是自己動手,就不算違抗了之前那個神秘存在的約定。

此時再見蕭奈何,提豐聖賢心中閃過無數的想法,他看向蕭奈何,徐徐說道:“作為仙門學院的學子,有些事情冇必要斤斤計較,本座認為狂天聖賢雖有錯在身,但他為學院立過大功,略作懲戒就行。”

說話之間,就給狂天聖賢使了眼色。

狂天聖賢雖然心中憋屈,但之前他確實太過沖動了,而且冇有料到洪嬌玲居然會出手幫助蕭奈何,並且把自己推到一個進退兩難的位置。

此時狂天聖賢順著提豐聖賢的話打滾順著台階下。

“提豐道友說的是,此事是老夫衝動了,老夫願接受學院懲罰,麵壁三年,思過悔過。”

說完狂天聖賢微微抱拳,就要退下。

“等等,我開口說話了嗎?我讓你走了嗎?”就在這時,蕭奈何漠然的聲音響起。

這兩個老不死,又狡猾又陰險,三言兩語就撇清至之於事外,哪有那麼簡單。

蕭奈何雖然不認識狂天聖賢,但這個老傢夥確實是對自己動了殺手,他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放過狂天聖賢。

在此之前說什麼也要先在狂天聖賢身上收點利息再說。

狂天聖賢眉頭一挑,眼中閃過一抹寒芒,說道:“蕭小友可有說法?老夫都已經道歉了,你還要老夫怎樣?”

“嗬嗬,你道不道歉是你的事情,我接不接受是我的事情,我現在已經有了決策,你今日對我動手若不留下一些代價,隻怕是走不了。”蕭奈何淡淡一笑。

高台上的提豐聖賢不由得皺眉,緩緩說道:“小子,你似乎有點過了……”

“老東西,我冇向你開口,你在這裡廢話什麼?全場就屬你最跳脫了,這事情和你有關嗎?你跟個長嘴婦似的,丟不丟人?”

還不待提豐聖賢說完,蕭奈何強硬打斷了提豐聖賢的話。

對於提豐聖賢,蕭奈何早就將此人列上了必殺的名單。

當初他修為實力還不如提豐聖賢的時候,這老東西就想仗勢殺人,給慕容九劍報仇。

若非當時發生一些意外,蕭奈何隻怕也要付出一點代價。

蕭奈何心中已有決策,此間事了,第一個殺的就是他了。

“老……老東西?”

此話一落,原本嘈雜無比的現場,頓時變得落針可聞,所有人都以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向蕭奈何。

有的吃驚,有的憤怒,有的嘲弄,有的擔憂,各種神色都有。

饒是提豐聖賢也是愣住了。

在學院之中有誰不敢給提豐聖賢的麵子?大家都知道提豐聖賢背後可是有冠軍皇這個學生。

作為冠軍皇的恩師,提豐聖賢在學院之中可謂是順風順水,再厲害的強者都會給冠軍皇身份臉麵,對提豐聖賢客客氣氣。

現在蕭奈何居然當麵叫提豐聖賢‘老東西’?

很多人都開始幸災樂禍起來,有些看不慣蕭奈何,希望提豐聖賢出手教訓一下這個小子。

同樣也有些人看不慣提豐聖賢,難得看到提豐聖賢吃癟,自然心情舒爽。

提豐聖賢臉色陰冷:“你有種再說一次?”

“嗬嗬,老東西,我罵你又怎麼了?你若是忍不住,那我們過過招如何?”蕭奈何神色無懼,若是對方敢動手,蕭奈何正好順手收拾了提豐聖賢。

看向蕭奈何的提豐聖賢,眼中寒芒畢露,一股強大的殺機從體內爆發出來,現場一些強者不由得臉色一變。

要是提豐聖賢在這個時候動手,那性質就要變了。

一瞬間,提豐聖賢身上每個穴竅彷彿衝出銳氣,霸道無比,似乎要打破這片大地。

不過下一刻,提豐聖賢卻將殺機收斂,臉色陰晴不定。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對蕭奈何動手時,在神魂世界中對他出手的神秘存在,比起他那位引以為傲的徒兒冠軍皇還要可怕。

那個神秘的存在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提豐聖賢所見過的任何人,這種存在居然和眼前這個小子有關係。

這也是提豐聖賢不敢親自動手殺人的緣故。

“這事……確實與本座無關,狂天聖賢,你與此子的恩怨本座不再摻和。”提豐聖賢吐了一口氣,往後一退,似乎真的不再理會。

嘶。

現場一片吸冷氣的聲音,以提豐聖賢如此狂傲之人,仗著冠軍皇的威望,在學院中橫行無忌,此刻居然收手了。

這一下子讓眾人都感覺到吃驚,一些強者更是神色陰明不定看向蕭奈何,察覺到其中一些詭異的味道。

狂天聖賢見提豐聖賢居然不再挺自己,不由得一急,叫道:“提豐道友,你這是何故?”

但任由狂天聖賢怎麼叫喚,提豐聖賢已經閉上雙眼,不為所動。

不知為何,狂天聖賢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看向蕭奈何問道:“你到底想怎麼做?”

蕭奈何淡淡笑道:“今日我可以不殺你,不過你對我動手,若是不在你身上討點什麼,隻怕難消我心頭之恨。”

“你還想殺我?你有那個本事?還想在我身上做什麼不成?”狂天聖賢怒極反笑。

此時一直站著的洪嬌玲忽然開口:“既然你已經有決策了,這事情就交給我處理。”

說話之間,洪嬌玲忽然向前一伸手,五指成爪,將天穹遮住,一股七色彩光如同時空倒卷,直接抓向狂天聖賢。-